其实早在2018年初,就有不少曾“重注”香港楼市的企业嗅到了“变天”的气味,开始出售他们在香港的土地。

对于下一阶段持仓操作,他表示,我很少择时的,都是偏价值投资,估值特别贵就会卖一些,不是特别贵就会坚持拿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