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家里人腰椎疾病久治不愈,长期遭受痛苦折磨,杨女士看在眼里,感到心疼,所以她努力打工,一分一厘地把钱攒下来,就盼着尽快筹足钱,能够早日送家人到省城大医院,装一个好的支架。

公安机关何时破案,并不知道;眼下,即便是花上上万元的笔迹鉴定费、律师费,也不一定可以告赢市场监督管理局,冯先生觉得自己走进了死胡同。